南通盛乐防爆电器有限公司

防爆电器:防爆正压柜,防爆配电箱,防爆灯具,防爆仪表

0513-83216899
新闻动态

美官员:俄罗斯参与炮制与新冠病毒有关的阴谋论

发布时间:2020/3/6
  随着新冠疫情继续在全球蔓延,各种假消息也甚嚣尘上。美国国务院一个应对中俄宣传的机构负责人说,在美国传播的有关新冠病毒的阴谋论与俄罗斯有关联。
  俄罗斯炮制假消息
  国务院全球接触中心特使兼协调员里亚·加布里埃尔 (Lea Gabrielle)星期四在国会参议院的一个听证会上说:“我们一直在关注被推送出来的叙述,围绕新冠病毒的虚假叙述。不幸的是,我可以评估,与俄罗斯有关联的帐户、俄罗斯散播假消息的生态体系一直在介入这场全球卫生危机。”
  2016年设立的全球接触中心最初是为了对抗外国恐怖组织的宣传,之后增加反外国宣传和假消息职能,应对外国的信息战,聚焦中俄。
  虽然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有关疫情的源头出现了各种阴谋论,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有一个流行的说法就是,病毒是美国制造的。
  加布里埃尔对国会议员说,美国的对手正在试图利用目前的这场公共卫生危机和人们的恐慌推进自身利益。她说:“我们看到俄罗斯散播假消息的整个生态体系都在运作,俄罗斯国营代理网站、官方媒体,以及一大群在线假帐号,都在推送虚假叙事。”
  新冠疫情感染人数在美国增加之际,许多国会议员都对假消息的传播表示担忧。这也是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星期四就全球假消息威胁议题举行听证的原因。
  加布里埃尔表示,应对宣传和假消息的最佳方式是将其暴露。她说,全球接触中心已经与一些媒体组织分享了监测分析资料,以提高民众对有关新冠病毒假消息的认识。
  中俄信息战不同
  加布里埃尔指,虽然俄罗斯和中国都发起外部宣传和信息战,但是双方的意图、范围和形式很不一样。她说,克林姆林宫试图通过“海啸式的谎言”来影响媒体环境,激化政治对立,试图削弱人们对民主原则、独立媒体等的信任,而中国共产党政府是通过假新闻影响外界的看法。
 她说:“莫斯科想要破坏目前的世界秩序,但中国共产党寻求影响这个秩序,让其有利于北京。北京追求全面和协调一致的影响活动来推进其利益并试图削弱美国。但是仔细看,就会清楚地发现,中共在经济、安全和人权领域的行动是建立在  加布里埃尔说,美国在应对俄罗斯假信息威胁上侧重在与其他政府合作、信息共享,以便走在俄罗斯宣传机器前头,在应对中国宣传上则把重点放在揭穿虚假叙事上,比如增加外界对“一带一路”所存在问题、中国在新疆和其他地方侵犯人权问题的认识,支持独立调查记者等。
  她表示,中国也试图影响其他国家对美国外交政策的看法,因此全球接触中心也在那些地方加大提供有关美国外交政策的正确信息。
  特朗普政府在2021财年预算中要求划拨给全球接触中心1.38亿美元,几乎是目前经费的两倍。
  卜大年:美国应对中国宣传应更加主动出击
  一些专家认为,仅有全球接触中心可能还不足以应对中俄挑战。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研究项目主任、前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副主席卜大年(Daniel Blumenthal)在听证会上说,中国自冷战结束后就开始向美国发起了他所说的“政治战”(political warfare),虚假信息宣传和审查是这场战争的两个关键支柱,而美国近年来才逐渐醒悟。他说,中国不仅限制国内言论,还输出审查。
  他认为,美国在应对上应当更主动出击。
  I would, I would add, that we need to be more on offense. So we obviously need to continue doing what we're doing and treating Chinese media personas as foreign agents because that's what they are there. There's no free media, they are foreign agent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we have to keep kicking them out and putting caps on them and making them registered as foreign agents. But we could do a lot more offensively in terms of going into China with Mandarin speakers telling our story, telling the story of successful places that are that are like Taiwan that are Chinese language speaking and culture that are democratic, putting China more on defense, because the people of China are, from what we know extremely fed up with, with the rul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We need to engage in political warfare in a much more robust fashion.
  他在星期四的参议院听证会上说:“我们需要更具进攻姿态。我们显然应当继续做我们现在所做的,将中国媒体作为外国代理人对待,因为它们就是这样的角色。他们没有媒体自由,他们是中国共产党的外国代理人。我们必须把它们踢出去,限制他们的人数,让他们登记为外国代理人。但是我们还能做得更有进攻性,让会说普通话的人到中国去讲述我们的故事,讲述成功地方的故事,比如台湾,那里也说汉语,但是民主文化,通过这些方式来让中国处于守势。在我们看来,中国民众现在受够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们需要以更有力的方式参与这场政治战。”
  他认为,全球接触中心也许可以成为类似美国新闻署 (United States Information Agency)的领导机构。这个在冷战时期成立的机构是推动美国国家利益的一个独立公共外交机构,于1999年撤销,广播职能移交新成立的广播理事会(即美国之音的领导单位,2018年更名为美国全球媒体总署)负责,非广播职能移交给美国国务院。
  欧洲政策分析中心的阿林娜·波利亚科娃(Alina Polyakova)认为,美国应对中俄宣传的媒体方式还停留在20世纪,应当注重科技在这场信息战中的作用,让全球接触中心或美国的对外广播具备21世纪的应对方式。美商界领袖谈新冠挑战、中国供应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