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双杰防爆电器有限公司

防爆电器:防爆正压柜,防爆配电箱,防爆灯具,防爆仪表

0513-83320018
新闻动态

新冠疫苗有哪些风险和副作用?

发布时间:2021/1/7
  快速研制成功的疫苗真的安全吗?接种可能会引起身体哪些反应?可能会有哪些副作用?我们来看一下。
  全球各地,人们都在期待尽快接种新冠疫苗。与此同时,又有很多人拿不定主意,因为,他们一方面愿意通过接种防止染疫,另一方面又害怕接种可能会有副作用。他们怀疑,鉴于研制速度极快,新冠疫苗是否真的安全,对可能的副作用是否有过足够的调查。
  那么,到底哪些接种反应属于正常,可能会有哪些副作用?我是否该接种呢?
  接种后可能出现某些反应是正常的:针刺点周边可能出现红肿或有些微疼痛感。接种后头三天,出现疲倦、发烧、头疼、四肢疼等现象亦属正常,而且,反应大都轻微,几天后便告消失。它们显示,疫苗起作用了,因为,它激活了免疫系统,人体产生了抗击经由接种导致的"虚假"感染。
  严重副作用很少见
  除那些典型的接种反应外,但在接种后也会零星产生有时相当厉害的副作用,例如过敏休克。不过,根据欧洲药物管理局(EM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或世卫组织的看法,被批准上市的疫苗总的是安全的,否则,它们不会批准使用这些疫苗。某些新疫苗--所谓的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同传统的疫苗有本质区别。它们不含弱化的或灭活的病毒,而仅含COVID-19新冠病毒组成部分的指令。
  其它的则是Vektor(腺病毒载体)疫苗,用经过改造后无害的腺病毒,(例如只会感染大猩猩的感冒病毒)作为载体,装入新冠病毒的S蛋白基因,制成腺病毒载体疫苗,刺激人体产生抗体。以下是对目前常被提及的疫苗的简述。
  在许可上市阶段,德国BioNTech和美国的辉瑞联合开发的新冠疫苗BNT162b2未产生严重副作用,疲倦、头痛等一些典型的接种反应在老年患者那里发生较少且程度很轻。
  自这款mRNA疫苗投入应用以来,当然也有若干患者在接种后不久便出现严重过敏反应。一名美国病人和两名英国人甚至还出现了俗称的过敏性休克,皮肤红肿、呼吸急促。由于当事人既无前期病史又非过敏病患者,英国卫生当局遂警告过敏病患者不要接种。
  美国医药公司莫德纳的新冠疫苗mRNA-1273同样是一种以基因为基础的疫苗,在原理上与BioNTech/辉瑞疫苗非常相近。   根据生产商和审核机构体提供的数据,临床试验阶段结果显示,受试者很易接受该疫苗,通常的接种反应程度轻,且时间短。不过,根据一个独立监控委员会提交的中间报告,9.7%的受试者出现疲倦反应。
  在莫德纳疫苗那里,也只有少数受试者发生过敏反应,若干人那里出现面神经瘫痪现象。而相关反应是否的确与接种有关,尚不清楚。或许,这些副作用非因mRNA疫苗而是因脂质纳米粒引起,这种纳米粒被用作疫苗载体,然后被人体减排掉。
  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
  在临床试验阶段,今年9月,英国瑞典药业康采恩阿斯利康疫苗的一次事故引发波澜。当时,注射疫苗后,一位受试者脊髓发炎。临床试验因此中止,直至一独立专家委员会确认,该次发炎与接种无关。
  除此以外,阿斯利康疫苗也只引起典型的接种反应,例如,针刺入口有疼痛感、肌肉痛,或疲倦感。年龄大些的受试者也只有很少反应,而且程度轻微。这是一种腺病毒载体疫苗。
  俄罗斯Sputnik V(卫星五号)疫苗
  2020年8月,未等到有万人参试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结束,卫星五号疫苗便已在俄罗斯获准上市。该疫苗使用两种改良过的不同腺病毒。全球范围对莫斯科加马列亚(Gamaleja)流行病与微生物学国家研究中心研发的该款疫苗持强烈保留意见,原因是,在所公布的疫苗研究报告中有明显的双重数据,有可能是做了手脚的结果。
  尽管这样,卫星五号疫苗仍在许多国家用于接种,不仅是俄罗斯,而且也在白俄罗斯、阿联酋,以及印度、巴西,阿根廷现在也已入列。
  2021年1月2日,俄罗斯卫生部长对新闻界称,已向国内各地提供了150多万支疫苗,接种人数超过80万。
  据该国卫生部称,迄今,当事人只有通常的接种反应,如头疼或发烧。阿根廷卫生部也表示,总共32013名接种者中只有317人呈现此类典型的接种反应。
  迄今没有关于接种卫星五号疫苗后发现有严重副作用的报告。但是,即使在俄罗斯国内,很多人也对该疫苗持相当明显的保留态度。据路透社报道,一项问卷调查结果显示,3040名医护人员中有52%的人表示,鉴于有关卫星五号疫苗的数据不足,不愿接种该疫苗。
  这一问题最终得由当事者自己做出回答。它是对好处和风险的一种个人掂量。是通过接种保护我自己和旁人、从而能重新过上正常生活,对我更重要呢,还是说,这些新疫苗技术对我而言风险过大?目前为止记录到的风险和副作用只反映过去数月的瞬间情况,--不论对快速研发出疫苗如何兴奋,都必须确认这一点。有关个别疫苗可能的长期后果,人们尚无认知。只有与接种同时进行、并在疫苗被批准上市后继续进行的全球范围的长期研究方能提供明确答案。
  效益和风险考量
  埃尔朗根大学医院临床微生物学、免疫学及卫生研究所所长波格丹(Christian Bogdan)对德新社作了如下计算,以说明问题:"若某一老人死于新冠的概率是20%,而接种产生严重副作用的概率为1比5万,那我就会承受这一风险。" 不过,波格丹教授认为,儿童不应接种,因为他们死于新冠的概率几乎为零,同时,他们的生命还很长。 他认为,根据现有数据,小心起见,孕妇或喂奶期女性也不应接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则表示,原则上不反对相关女性根据医生检查和咨询的结果接种新冠疫苗。中国抢占外交先机 美欧恢复关系遇挑战?